追蹤
浩浩蕩蕩的旅途
關於部落格
記載一個成熟英俊對生活充滿熱情男人的心情寫真!
  • 19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總統早餐禱告會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七日,我應邀出席美國“全國早餐禱告會”,並有機會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基督徒們分享我的信仰之旅。全國早餐禱告會始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艾森豪任總統時期,後來逐漸發展成為華府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動。每年的禱告會都有幾十位參眾兩院的議員出席,並由來自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兩位最具影響力的議員主持。歷屆總統及第一夫人均親自出席並發表演講,因此人們習慣稱之為“總統早餐禱告會”或“白宮早餐禱告會”。其實,總統與其他參與者一樣也是被邀請的物件,白宮亦並非會議的組織者。組織該活動的是基督教福音派的非贏利機構“聯誼基金會”,該機構與國會和白宮都保持著密切聯繫,其負責人強調指出:“宗教與政治是分離的,但耶穌的思想具有凝聚性。”禱告會雖然明顯帶有基督教色彩,但也邀請天主教、猶太教、伊斯蘭教、佛教、印度教等不同教派的人士共同聚會。毫無疑問,基督教精神是美國的立國之本,基督教在美國的社會生活中具有獨一無二的影響力,但由基督徒主導的各種社會活動卻有相當的包容性。 禱告會的正式活動從六日的午餐開始。在華盛頓最大的酒店希爾頓飯店的宴會大廳中,來自美國各州以及全世界一百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宗教人士、科學家、藝術家、社會活動家、高級官員和外交使節等兩千八百多人濟濟一堂。許多身穿民族服裝的人士格外引人注目,有一位印第安酋長,身穿獸皮戰袍,頭戴色彩斑斕的羽毛冠冕,驕傲地在會場裡遊走;還有一位印度僧侶,白衣飄飄,白布裹頭,瘦骨嶙峋,宛如當年的甘地。他們都吸引了人們好奇的目光。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的,也許就有來自諸多國家和民族的客人。比如,與我的同桌過的便有日本學者、緬甸大使、柬埔寨難民、韓國基督徒、美國牧師和大學教授、印度科學家、法國商人等不同身份的人士。也只有在美國這個移民熔爐,才能獲得如同身處“萬國博覽會”一般的感受;也只有在美國這個真正的“大國”,才能體驗到“所有的國內事務都與國際事務息息相關”的道理。 主持會議的兩位國會議員互相打趣說,這是目前針鋒相對的兩黨人士惟一可以坐在一起的時刻。其實,一年一度的全國早餐禱告會,始於國會內部每週一次的小型早餐禱告會。當年,美國的開國先賢們在起草獨立宣言的時候,一度對許多問題爭執不下。德高望重的佛蘭克林遂建議大家一起坐下來禱告,讓從上帝而來的公義和愛引導大家求同存異、互相包容,一起領導人民走向自由和獨立。二十世紀中葉以來,美國成為舉手投足都對世界格局有至關重要的影響的超級大國,美國為捍衛自由和民主價值作出了無與倫比的貢獻,但也犯過若干嚴重的錯誤。國會山的領袖們意識到謙卑、謹慎、合作精神的重要性,因此便形成了兩黨議員每週在一起禱告和早餐的傳統。會議主席安森議員說:“這是華府少有的人人都可以暢所欲言,甚至說出自己隱秘的私人事務的時刻,議員們不再戴著政客的面具,可以呈現出自己軟弱的一面,並向他人尋求和獲得安慰及幫助。”由國會內部小型的早餐禱告會發展而來的面向全球的、大型的、公開的早餐禱告會,則更有全球視野及前瞻性,其主題是“以求放下彼此間的分歧,尋求和平與相互理解”。在會議期間,主持人多次建議大家一起低頭禱告,為個人、家庭、國家、民族和世界和平來禱告。 第一位在大會上發表演講的,是美國著名的神學家、佈道家和作家華理克。華理克曾經被《時代》週刊評為“全球最重要的十五位精神領袖”之一,他在加州創辦了超過兩萬人的、享譽全球的“馬鞍峰教會”,他先後培訓了三十五萬名的牧師和傳道人,他撰寫的《標竿人生》一書改變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是銷量僅次於聖經的基督教書籍。在大會主席詳盡地介紹了他的履歷之後,華理克幽默地回應說,自己要是能夠有主持人介紹的一半那麼好就心滿意足了,而主持人對他的介紹太多太長了,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講話了,大概只能給大家講幾句就該說結束語了。美國人即便是討論最嚴肅的問題,其開場白一般也幽默風趣。華理克在演講中指出,當代社會面臨五個最為嚴峻的問題:貧窮、精神空虛、疾病、個人崇拜及因為教育的失敗造成的文盲人數上升。解決這五大問題的鑰匙在於,人們必須重新思考什麼是真理、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之中。人類是上帝創造的,人是上帝所愛的子民,上帝就是愛,人不是意外之物。認清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之後,人就不會有自卑感,也不會變成自大狂。上帝讓人們和解,互相原諒。這是一個和解的時代,惟有和解才能共同創造美好的生活。他說,認識上帝是智慧的開端,人們應當經常閱讀作為上帝話語的聖經,儘管很多篇章長期都無法明白,即便他本人也有很多段落始終不能參透,但這並不妨礙人們選擇過一種信仰驅動的生活。就好像人們大都不懂得汽車發動機的原理,卻能夠發動汽車上路一樣。 第二位演講者,是來自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一個致力於種族和解的基督教非盈利組織的主席山米。山米身材單薄,鬍鬚黝黑,一看便是中東地區的居民。他告訴大家,他來自一個充滿苦難的地區,人們一提起這個地區,便不由自主地聯想起仇恨、鮮血、眼淚和難民營來。他的祖父在巴以衝突中被殺害,從此他們一家人便陷入到長久的困頓之中。但是,家族的悲劇並沒有使得他被憤怒所驅使而成為恐怖分子,在他赴美國留學並接受了基督教之後,他開始深切地思考:作為巴勒斯坦人,愛敵人意味著什麼?巴勒斯坦人是否可以愛以色列人?受信仰的驅使,他放棄了在美國優越的生活,回到巴勒斯坦創辦了一個宣揚和解的非盈利機構。然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的努力不僅得不到同胞的認可--許多同胞將他看作是本民族的叛徒;也得不到以色列方面的支持,有一次以色列士兵對他實施了暴力的毆打,他被打得遍體鱗傷。儘管如此,山米仍然堅持他的事業,他不恨那些毆打他的猶太人,他說,他們就是些死於納粹集中營中的波蘭猶太人的後裔啊!他指出,愛敵人不是消滅敵人,而是將敵人變成親人,就好像在婚禮上兩個人合而為一一樣,巴勒斯坦人跟以色列人也可以合而為一。他的努力逐漸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支持,因為愛比恨更有力量。在山米演講結束走下講臺的時候,我看到幾名身穿猶太服裝、頭戴小圓帽的猶太拉比主動上前與之熱烈擁抱。 這些演講是如此激動人心且感人至深。在分組舉行的晚餐會上,我們走進亞太地區的宴會廳,傾聽一位來自柬埔寨的基督徒的見證。這位滿面滄桑、皮膚黝黑、頭髮花白的男子,一看便可以知道身上背負著一個民族沉痛而慘刻的歷史。他告訴大家,在紅色高棉實行的階級清洗當中,他的家族便有超過三十名成員被殺害--那些被害者其實沒有任何罪過,僅僅因為是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便在受盡酷刑之後遭到殺戮。他本人是一名偶然的倖存者,後來移居美國並獲得了醫學學位。當柬埔寨的重建工作展開之後,他毅然決定回到祖國去,以醫學特長為同胞們服務,同時也致力於民族和解的工作。他含著眼淚說,百廢待興的柬埔寨再也不能有血腥的殺戮了,那片仍然佈滿地雷的土地上,最需要的上帝的愛和憐憫。我被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我想,包括柬埔寨在內的若干東南亞國家,應當是華人教會宣教的重點。昔日,由毛澤東輸出的暴力革命讓這些國家戰火紛飛、苦難深重,幾乎“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今日,如果中國能夠將上帝的福音傳播向周邊各國,既是一種贖罪,也是亞洲精神復興的希望所在。 會議的高潮是七日上午的早餐時刻--總統蒞臨的時刻通常是每年二月份的第一個星期的星期四,今年恰好是中國的農曆新年的大年初一。當我們六點鐘天還沒有亮便趕到會場的時候,四周已經是警車雲集,進入大廳需要經過嚴格的安全檢查。我們排長隊經過安檢,按照門票上的桌號坐定之後,才發現在主席臺上就座的美國政府、國會和軍界的重要官員,可謂“群賢備至”。如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軍方最高將領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佩斯將軍及若干位內閣部長等等一個比一個醒目,可見全國早餐禱告會雖然不是一個政治活動,但政界人士均對其相當重視。一個有趣的細節是:當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出現在會場上的時候,人們紛紛走上去與這位越戰英雄握手致意。麥凱恩在共和黨黨內初選中一支獨秀,勝券在握。作為一名資深參議員,他多次出馬競選總統大位,在黨內提名階段均告敗北,如今廉頗老矣,重披戰袍,老驥伏櫪,面對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和奧巴瑪淩厲的攻勢,能否為共和黨創造輝煌,尚是未知之數。與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和奧巴瑪的缺席形成對照,麥凱恩的出席顯示出他希望以此拉近與美國宗教保守人士的距離的良苦用心。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國占人口三成左右的福音派基督徒,對總統大選及社會走向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全國總統早餐禱告會雖然標榜“非政治性”,但鑒於華府乃是世界政治的中心,不同國家及政治傾向的政治家和活動人士,也以在此次聚會上露面並表達觀點為榮。主持人隆重介紹前來出席會議的嘉賓的時候,僅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便多達十多位,這一盛會確實具有相當的國際性。 布希總統及第一夫人姍姍來遲,比預定時間遲到了十多分鐘。當他們入場的時候,全場人士均起立致以熱烈的掌聲。雖然在場的許多人並不認同布希的一些具體政策,但他們仍然對總統表達了誠摯的敬意。這不是一種虛情假意,這是對總統這一上帝和人民共同賦予權力的職位的尊重。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布希總統,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第一夫人--與咄咄逼人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蕊相比,笑容可掬的蘿拉顯得賢淑溫和,也更有女性的魅力。 今天擔任主講的是“美國非裔發展基金會”主席佈雷姆。他講述了自己是如何從一名成功的商人變成這家NGO組織的負責人的:十多年前,華盛頓特區主教邀請他到一起非洲去訪問。那是一個他從來沒有去過的、也一無所知的地方,他並沒有接受這個邀請。沒有想到,上帝卻感動了他,讓他在最後一刻與主教一起登上了去非洲的航班。這趟旅行改變了他的一生,他回來之後便創辦了這個小小的基金會,將後半生所有的時間和精力全部投入其中。如果以每年的預算和基金會的工作人員而論,這個基金會與美國許多財大起粗的基金會相比根本不足掛齒,但他們的工作卻榮神益人,給那些絕望中的人們帶去祝福與希望。正如佈雷姆所指出的那樣,聖經中耶穌教導他的門徒說,你們在弟兄中最小的那個身上所做的,便是在我的身上所做的;因此,他在非洲那些骨瘦如柴的孩子身上所做的,便是是耶穌身上所做的。他說,他在非洲的工作比他曾經輝煌的商業生涯更有意義,也給他本人帶來了幸福和滿足。 佈雷姆還高度讚揚布希總統對非洲問題的關注:“在布希總統的承諾並在國會的合作下,使美國對非洲的援助創下了增長四倍的歷史紀錄,來對抗非洲貧窮及愛滋病問題。”與克林頓光說不做相比,布希在任內默默推動了針對非洲的若干計畫,包括以一百五十億美元對抗愛滋病的五年計劃、消滅瘧疾計畫,以及把美援與反貪腐和市場改革串連的千禧挑戰帳戶等等。正是在美國政府以及許多像“美國非裔發展基金會”這樣的非政府組織的説明下,近年來非洲十多個國家大大改善了清水、學校、基礎設施和醫療服務。佈雷姆的演講結束之後,布希總統及第一夫人起身與之握手並擁抱,全場均起立向其致以熱烈的掌聲。 禱告會的高潮是布希總統發表的演講。他開口便是一句自嘲的話,他說今天遲到了,是因為自己太懶起不了床。這是典型的美國式的幽默。我們很難想像東方國家尤其是專制國家的元首,會在民眾面前如此“作踐”自己。美國媒體經常嘲諷說,布希是一位有些笨拙的、說話經常出差錯的總統。上次在白宮與布希總統會談的時候,我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只是覺得他說的大都是老百姓都能聽懂的大白話,且比言詞較輕鬆隨便,不像老謀深算的政客那樣反復斟詞酌句。而今天他一開口便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將五十六屆早餐禱告會說成了五十五屆,經過主持人的提醒才立即更正。但是,許多美國人偏偏就是喜歡這樣的領導人--有缺點,跟日常生活中接觸的親朋好友一樣,他們才感到放心。 布希總統接下來的演講感人肺腑。他說他是借著禱告來應付美國總統所面對的巨大壓力,以及經過禱告以後才作出各種重大決策。他說:“當我們每年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把工作時的爭論放在一旁。我們承認我們依賴上帝,我們共同祈禱,眾口一聲,祈求他保佑我們的國家。美國雖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我們承認,地上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他沒有談及美國面臨的那些具體的政治爭端,而是更多地與眾人分享他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他告訴大家說:“我相信禱告的力量,因為我在自己的生活當中已經感受到,禱告協助我面對總統職務的挑戰,我現在清楚瞭解在狂風巨浪中心存寧靜的真諦。”他說,他不害怕爭議,對他信仰的挑戰,只會增加他的膽量:“信仰使我得自由,讓我能自由地以正確的眼光來看當時的問題;讓我可以自由地作出決定,儘管別人可能不喜歡;讓我可以自由地去做對的事情,即使別人並不贊同。” 布希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儘管有許多人批評他的國內國際政策以及德州牛仔的作風,但很少人懷疑他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而精明能幹的克林頓恰恰相反--在克林頓的性醜聞大白於天下之際,他在早餐禱告會上遇到了困難,也獲得了安慰。民主黨議員李柏曼雖然在媒體上嚴厲批評之,但在禱告會上卻為他特別祈禱,求上帝接受克林頓的懺悔,並幫助他與家人和諧相處。共和黨議員拉吉特則說:“總統先生,四年來在國會歷次投票中,我沒有一次支持過你。但我要告訴你,我關心你、愛你,這是耶穌不可思議之事的一部分。”布希雖然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但他也將禱告會看成是尋求力量和勇氣的源泉。作為政治家,布希是否“偉大”還有待歷史的考驗;而作為基督徒,他確實一直在為上帝作見證,正像美國歷史學家約翰•麥考利斯德所說:“自從林肯以來,從來沒有一位美國總統像布希這麼頻繁地提到神;自威爾遜以降,從沒有人像布希一樣穿上被全能神所揀選的外袍,要在地上成就神的心意。” 是的,在早餐禱告會上,從總統、將軍、議員到普通人的許多動人故事均表明:禱告,恒久的禱告,以及在禱告之後聽從上帝的呼召,勇敢地實踐自己的信仰,就能夠改變世界。 作者:余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